分享和一个JS的场外经历

其实我也知道写这段经历经历意义不大,只是今晚外出觅食未果,看到这JS删了我微信,回想起之前种种,觉得很不爽。其实我玩的不多,之前我发的帖子就是我大部分的LY生涯了,越华路某红场这两年我主场,但也是一年大概去两三次,当然我对这个场没什么意见。旧年十月还是十一月吧,由于去的非常不频繁之前联系的美女经理不做了介绍了个新经理给我,然后去到感觉太忙我又没相熟的JS就随便分配了个JS做的是298的项目,其实过程大家懂得不是论坛流传的红牌服务只能说平淡,但闲聊中发现她以前做正经AM的,知道一些中医知识,按我劳损的肩膀还不错,于是互相加了微信。现在想想,其实身高也就155左右,xiong只有B,略下垂,年纪大概28左右,属于比较普通的JS,不过我属于比较懒的人,加一个就经营一个,想着熟络了可以悦出来做个私钟之类的。

聊了大概一个多月,跟她都比较熟络了,觉得她还是比较正经的人,朋友圈都转发一些时政经济类的文章,一直没提,但觉得关系变近了,就一点,感觉她没什么本钱还想吊起来卖。期间我都未去过SN,有一晚我从学校围观以前的社团活动回来,想想家里没人,打她电话预约,她说有空叫我马上过去,然后我在公园前下车给她电话想确定下有无预约,连续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我份人不喜欢等,我也知道这么冷的天晚上十一点其实还是有很多JS的,有点恼怒的我直接打电话给部长,果然她在上钟,这时候我对她印象开始有点恶化了,虽然觉得我之前觉得她在JS里面比较白莲花的想法比较天真,但当时还是有点失落的,于是叫部长预约,上去马上上钟了,记得当天还加了一粒钟。其实这件事本身也就是击碎了一个小小的幻想而已,觉得她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但之后她的反应让我十分不爽!!先是一直埋怨我不等她下钟,然后一定要问搞清楚我几时上钟,我也只记得个大概,然后她说她几时下钟的,为什么不等多半个钟之类的,你m的,跟她解释了不喜欢等急着出货她又不可能刚下钟又上钟等等,她就是揪着不放,那个语气和态度就像碰瓷的一样,不依不饶,后来又逼问我是哪个JS给我上的钟,就是我老婆我也忍不了了,况且还只是个婊子,于是一怒,直接在微信上跟她说我爱上谁的钟关你什么事,她终于意识到老子是客人,于是在微信上打出一长串哈哈哈,弄得我十分不爽。

事情没完,我脾气算蛮好的,就算这样也没删了她,她倒是过了两天觉得自己有点过火主动找我聊,现在想想也可能还想昆我上她的钟,因为我平时也忙,对约私钟还有点幻想顺便上了她也能解气,也有一搭没一搭回应一下,到了年尾,我就试探问了一下12月31号晚上出来,她也答应,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多我快下班的时候她说公司要开会老板要来没空,我心里那个卧槽,我都把时间空出来行程都准备好了,吃饭电影倒数宾馆,然后问她几点,她说八九点就可以出来了,还主动说要不我们宵夜吧,我说可以,跟她说结束后到天河来找我她也答应了,然后我在公司附近慢慢等到八点半也没见她有动静,给她几个电话和短信依然不接,接的时候说在三元里和朋友喝酒,一时走不开,我直接沉默了,她也feel到我有点不对劲就说你过来找我吧,我们去AM,我很恼怒又被玩,但是倔脾气上来这一p说什么也要争取打完,于是我从体育中心到了三元里,历经了恐怖的三轮车群后到了,下车我才第一次看到灯光下的她,厚厚的妆估计皮肤肯定很差,一件鲜黄色的毛绒大衣显示她taste真的堪忧,于是我们去了正规am,同一房间,发现她其实有私心,她全身上下都有问题,特别是腰骨错位,听技师小哥说龙尾部分已经变形很严重建议核磁共振等,最要命的是我发现她双脚小拇指关节都向外突出了一节骨头,明显的是畸形了,但当时急于复仇的我心里只想着这不多影响我干她,结账自然是我来,也不贵两个人一共三百多好似,其实我之前暗示了很多,我觉得她答应晚上出来其实就是答应了和你开房,可是出来在宾馆门口前拉她停下来,她居然马上收起脸上的笑容警惕地说我要回家了,我心里直骂草泥马!然后很自觉地到路边帮我打车,早知道那里已经是机场路不知哪个角落了,我在广州这么多年都没去过,而且元旦前一夜,车子很难打,我看到她表情心里真是服了,直接说,够了,你也别装了,走吧,她还坚持装着推脱了一下说我帮你拦车吧,仿佛我们两个是那种健康的男nv关系,终于等了几十秒表情有点怪地走了,装着帮我拦车期间2015就到来了,擦,那晚我的怨念真的很强,钱倒是小数目,下班到十二点我被她耍的团团转,回家一冷静,也还是我自己太天真太着急了,明明知道这人什么样,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还一直受她,于是自认倒霉,删微信当没此事发生过。

故事还有第三阶段,今年三月份突然有人加我,我一看不就是这个小婊砸吗,想看看她干嘛于是重新加了,我看了下她朋友圈,我说过她身体差的非人类,她不做了,就在家养病,还在朋友圈说再休息就没钱开饭之类的。她还是只是像以前一样主动撩下菜,我也知道她又想怎样,于是就应付咯,上个月有一天又来主动说你今天干嘛在不在广州之类的,我索性直接说我想你帮我AM,你现在不做了干脆开房来AM,还不用给人抽佣,我就是要她自己主动说自己要卖,最后估计她也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那我用小妹妹帮你,一Q一千,我心里想你谁啊,快餐能吃出五星级酒店的价?就呵呵一下说以后吧,就钓着她。后来又几次来撩菜我就像从前一样有一句没一句就是不说我要上私钟,这期间她写自己的骨骼畸形越来越严重半夜痛醒之类的,我心里就暗想:报应。

今天又到五一,想着自己也帮衬一下劳动者,在荔湾和黄岐稳食无果急着出火的情况下想叫她出来压价到公价发泄一下怒火,一发微信原来这次主动把我删了,我反而呵呵笑了。想起以前到现在的种种有点可叹,但从我的经历中也可看出,沉船其实不易,因为有句老话可能还是适用:婊子无情。手机打了这么多字不容易,大家也别喷我太多吧。